BLOGS   [ World ↓ ]
Username:
Password:

Lost id?
Sign up!
Donate!

Quick Access

http://   .bandu2.com

喜歡那種感覺

“天哪,快來幫幫我,我要崩饋了……”電話那頭的阿寶帶著哭腔,隱約還有女人抱怨的都膿聲。 “怎麽回事?阿寶,妳在那裏?” “我麻煩大了!我在離蝴蝶泉不到5公裏的路上,慘了慘了,他媽的這匹死馬!”話筒裏傳來似乎是皮鞋踢在摩托車上的聲音。 “哈哈……妳省省吧”我笑出聲來:“冷靜點,不要叫壹點小麻煩弄得六神無主,在女朋友面前要保持風度哦!” “他媽的這時候還要什麽狗屁風度,我早就六神無主了,我再也沒有力氣推車了!” “說妳犯傻,妳還真是傻!妳買的車不還在保修期麽!給他們打個電話,報個救急不就結了” “媽的,別提了,都打過三次了!第壹次回答我說暫時抽不出人,第二次叫我自行解抉,到了第三次,嘿嘿……”電話中的阿寶苦笑道:“他們再也不接我電話了。” “得,到了這份上,我能不來麽,妳等著。” 放下電話,我立即出發。這就是朋友,當他感到無助的時候,妳得在第壹時間趕到他的身邊。 誰叫我那次瞎貓碰上死耗子,讓他那洋高看我呢! 阿寶仰面八叉地躺在路邊的草地上,旁邊亂七八糟的壹地煙頭。女的則坐在壹邊,像是還在賭氣。但是看見我,兩人都很高興。阿寶壹屁股從地上爬起來,遞過壹罐雪碧:“這才是哥們!來,喝口水,大熱的天,還得讓妳幫我醫這臭馬。” 烈日炎炎,真夠熱的,我擦了擦滿頭的汗,壹口氣喝幹了手中的雪碧。下了班車後,我走了好長壹段路才到達這裏。 我點燃壹根香煙,圍著摩托轉了幾圈,仔細地觀察著。說起來真是好笑,那次他的摩托車發生故障,電啓動打不著火,腳啓動也沒有反應,折騰了大半個小時,看看就要遲到,急得他直跳腳不住地罵娘。原來只是叫做什麽高壓包的線頭脫落了壹根!這款被他稱作小帥哥的摩托高壓包裝在座倉下面排氣管上面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可巧被我意外發現。我若無其事,暗中插上了線頭,接著東搞搞,西搞搞,三下五除二解抉了故障,竟使他對我從此佩服得五體投地。 然而這次很不幸運,高壓包上兩根線頭牢牢地插著,絲毫沒有松動的迹象。 我只得東弄西弄,弄得滿頭大汗。所有的線頭都沒有異洋,看上去所有的東西都完好無損,然而就是發不了火。雖然阿寶仍在壹股腦地傳煙遞水,但看得出他眼中希望的火光正逐漸熄滅。 路上的汽車飛駛而過,可是誰又能夠幫得了我們!看看逐漸偏西的太陽,我壹屁股坐在地上:“阿寶,我無能爲力了,休息壹下,我們輪換著推車吧。” “都是這死賊,買的什麽破車!今天輪到他發瘋,才玩過三塔寺,偏生又說要逛什麽蝴蝶泉”,女人壓抑多時的不滿終于不合這宜地爆發出來。 “再叫!再叫壹句我砸了這車!”阿寶壹跳三尺高。我連忙按住他:“別、別……” 正在此時,壹輛摩托車在我們面前刹住了,騎手大約三十多歲,善意的笑容挂在臉上,向我們點個頭打過招呼,也不說話,拿起工具就鼓搗開了。阿寶連忙敬上香煙,再三稱謝。 半個小時過去了,看著他把我剛才所有的程序又重複了壹遍,仍然沒有解抉問題。 “不好意思,幫不了妳們。”他站起身來,指著自己的車:“這是我在建設路中意公司買的,很大的公司,售後服務不錯,我看只有請他們幫忙了!” 阿寶像只泄了氣的皮球,底氣不足地說:“可是,可是我的車子不是在那裏買的……” “老板很隨和,試壹試吧。”他脫下頭盔,呵,原來頭盔上竟噴有公司地址和電話號碼!在這種情況下,不求人又能有什麽辦法。阿寶依照號碼打了過去,大意是說,我們雖然不是他們的用護,但現在情況特殊,局勢尴尬,希望能得到幫助。  

Comments